实事求是

我好喜欢塞巴斯蒂安斯坦。

今天被弟弟伤害到了。

他一句"关我什么事",一句"活该"让我真切体会到什么是心寒。

两分钟的对话,他的寥寥数语却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放。

自认对他无愧。

为什么他能这么轻描淡写地伤害我。

可以说他在叛逆期,可以说他还不懂事,但话确实是他说的,伤害是刻骨铭心的。

亲人之间的纽带无法割断,所以我更难释怀。

我将他当世界上最爱的人,他为什么能这样冷漠。

真是心寒。


今天看清楚了。


真心已是难得。

何必计较那么多。


想回到2017上半年。

那时梦想成真,意气风发,身体也特别健康。

真的无忧无虑。


我应当向前看。

不要过度拘泥于过去的某个场景。

记得发生过就好。

存在过即事实。


会参杂许多杂质。

你以为够适合的时候,其实却忘了许多该考虑的因素。

还有很多不合适。

一旦改变,全都会暴露。

然后合适的也变为不合适。


今天遇见一个男生,真的好看!


你从广州离开的这天,阴沉了这么多天的广州终于放晴了。

还是有点不甘心。
我隐隐期待了那么久,他是来了,却不是为我。
看也没有看我一眼。

我不喜欢他。
我只是不甘心。

有点奇怪。
有些话说出来之后,反而不记得是什么场景 只记得说出了什么。